发挥平台驱动力量,塑造工业数字经济新体系

  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我国必须顺应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以工业互联网为突破口,大力推动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速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流通业的全面融合,做实做强做优实体经济,进一步增强发展主动权。
 
  数字新基建将推动工业数字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
  以信息技术加速创新与融合渗透为突出特征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对更适宜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基础设施建设提出巨大需求。而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广泛普及又会促进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的深入发展,孕育出新的数字化生产力,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工业互联网作为数字新基建的重要组成,涵盖了“数据+算力+算法”等多种基础设施,正成为推动工业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关键引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应用,正在超越网络、平台和安全三大体系为代表的数字空间维度,向传统生产单元、系统、设备、车间、工厂等物理实体维度加速扩展,推动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和制造业、流通业全面融合,重构工业生产和商贸流通的逻辑,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新动能。测算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2.13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9.9%。其中,工业互联网融合带动的经济影响快速扩张,2019年增加值规模为1.6万亿元,同比增长63%。
 
  平台化是工业数字经济新体系的主要特征
  平台化是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趋势之一,不仅模糊了分工边界,深化了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还促使价值创造由价值链向价值网络转变,推动了价值链升级。工业互联网平台改变了传统经济下的供需模式,促使需求决定供给成为主流,并将传统经济链条式的上中下游组织重构成围绕平台的环形链条,塑造了以平台为核心的工业数字经济新体系。
  一是平台纵向能力整合,促进供需弹性匹配。数字化转型的快速推进为供需实时计算匹配提供了坚实基础,推动以消费使用与生产服务深度融合为路径,以供给侧与需求侧弹性匹配为特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逐步深入发展。一方面传统制造企业通过产业链纵向延伸,打造协同生产或服务平台,全面推动制造资源的数字化、模型化。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可以通过搭建第三方平台,对所处产业链的不同环节进行直接或间接控制,从而在实现制造业供需匹配的同时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如“淘工厂”立足于纺织服装行业,为淘宝上的卖家提供产品生产服务,实现生产供需方的对接。
  二是平台横向空间集聚,构建跨时空的协同网。传统空间集群强调交流与合作只在同一地点发生,数字技术的发展打破了传统物理边界的限制,促使传统空间集群逐渐向虚拟集群延伸。虚拟产业集群以数据驱动为核心要素、以平台支撑为重要特征、以协同创新为关键路径,可以更有效率地连接不同区域的资源优势。如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构筑机电产业集群电子商务平台,实现覆盖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的网络销售。众家联打造区域内家居产业链条,形成覆盖生产、设计、销售、物流等环节的云协同体系,目前已带动2万多家企业集聚。
  三是平台逆向价值传导,打造反向定制新体系。多样化、个性化需求对制造流程的主导作用持续上升,正在打破原有稳固的产业链关系,倒逼制造业价值链逆向传导,为新兴工业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弯道超车的机遇。主要表现在:下游需求越来越趋向个性化、多元化,订单呈现小批量、多批次特征,能够实现反向定制的供应链将更具竞争力。同时,下游对于时效性的要求持续提升,相应需要匹配快速反应的柔性供应链,以订单驱动的代工厂模式正在向以用户驱动的服务型制造模式转变。如服装行业的“快时尚化”使下游服装厂采购的即时性要求和对现货的依赖提高,贴合用户需求、短供应链和快速交付能力,成为赋能制造业服务化转型的关键。
 
  平台驱动的供应链数字化变革率先取得丰硕成果
  平台新角色:从信息撮合到聚合服务
  数字技术的创新发展不断推动各类平台沿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协同式、螺旋式迭代创新和优化升级,并使其服务体系从信息展示、交易撮合过渡到聚合服务,即围绕产业链上下游的供给和交易,在自营之外提供增值服务,包括仓储、物流、加工和金融服务等。目前汽配、钢铁、MRO等领域工业电商平台日益成熟,正成为市场焦点,供应链金融等新服务为行业提供了新的增长点。随着互联网与产业融合加深,大中小企业积极探索,构建起功能多元、服务精细的开放式多方协作平台,为推动产业链资源的集聚整合和行业转型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以阿里巴巴、京东、苏宁云商等为代表的消费领域电子商务平台,通过聚合中小企业提升整体竞争力的模式,积极推出了联合采购、智慧供应链、大数据分析、淘工厂等创新服务,为各工业细分领域中大量的中小企业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商业新模式:构建供应商、商家与消费者的协同网
  相对于工业时代流水线、供应链、多层级管理,互联网时代更强调低成本、快反应、高定制,供需两端的变化带来商业模式的变革,一种集合供货商、赋能于渠道商、共同服务于消费者的全新电子商务营销模式应运而生。该模式通过构建聚合商家、渠道商和消费者的协同网络,向上赋能供应商降本、提质、增效,向下服务消费者创造、创新。以直播带货为例,该模式涉通过前端主播引流来控制后端供应链,从而倒逼上游供应商开发适应用户需求的产品,同时为下游企业提供用户引流、获客、转化、留存等一站式营销服务。
  供应新网络:从线性供应链到价值网络
  工业电子商务平台可以有效拓展和深化产业协同,推动供应链管理信息流从“供应商—生产商—分销商—消费者”的单向流动模型向网络化多向流动模型转变,加速形成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融通发展、工业生产和商贸流通协同共进的新型价值网络。一批以信息交互、供应链与物流管理、支付与融资服务为特征的产业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不断涌现,形成一个互相依存、覆盖全产业的供应链生态体系。如中国华能集团通过“华能大宗”智慧能源供应链集成服务平台建设,搭建了“能购”“能售”“能运”“能融”以及“能云”等创新型智慧供应链集成服务体系,目前服务于100余家能源供应链企业客户,以及覆盖全国和各省的基建龙头企业。
 
  加快构建平台体系拓展工业数字化转型新空间
  一是推动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从数字基建能力建设、平台经营合规性评估、数字技术融合应用创新等维度,构建工业互联网与工业电子商务监测运行与平台评估评价体系,逐步完善数据治理规则,安全有序推动数据开发利用,做大做强数字经济。系统总结提炼我国多年来发展工业互联网、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的理论成果和实践经验,推进产品和资源在线化、产能柔性化、产业链协同化。
  二是打造有价值的平台供应链。继续实施创新工程,以平台为核心,加快培育平台体系和系统解决方案。推动创新中心建设,围绕全供应链场景积极拓展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应用,加大宣传推广和培训力度,辐射带动上下游中小企业加快采购、销售、生产、仓管等关键环节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三是培育具有区域特色“产业链”。充分发挥我国产业体系完整、工业场景丰富和互联网生态完善等优势,持续开展试点示范,支持区域立足产业优势和特色,适应产业升级需要,打造工业互联网与工业电子商务示范区。
  四是营造开放、包容、创新、活跃的发展环境。持续完善产融结合合作,大力推广支持区域性工业互联网基金的发展、国家级工业互联网产业基金及开源基金会的建设,建立健全工业互联网的协同创新机制。持续培育新工科人才,通过大学、职教、学院、企业建立人才综合培养体系。
 
  文 |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技术发展司一级巡视员 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