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转型升级新发力点: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

制造与服务,一刚一柔怎么融,能不能发生“化学反应”?

看法士特,“柔性生产”十分亮眼。通过对变速器制造系统进行全新的总体设计,不断适应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传动系统产品多品种“柔性生产”需求。

看陕鼓,从“卖产品”到“卖服务”,路子越走越宽。由单纯提供设备转向提供智能化的工业服务,不断架起新的桥梁纽带,让企业“紧紧握住客户的手”。

看陕汽,“智能因子”已被大量植入生产流程。针对细分市场及海外市场实施不同的产品策略,新模式新技术新产品层出不穷……

你瞧,不经意间,制造与服务“撞了一下腰”,诞生了一个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发力点。“制造+服务”,这看似充满未来感的简单相加,加出了一连串的新机遇新活力新动能。服务型制造,正是制造与服务融合发展的新型制造模式和产业形态,是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重要方向。

放眼全国,工业设计服务、定制化服务、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成为服务型制造的主要模式。比如,借助云服务平台,客户随时了解设备设计、生产、物流、安装、运行等情况,服务团队实时提供故障预警、诊断服务等全生命周期管理,极大提升了运维效率;又如,采用网络协同设计,用户在线提交原始图稿、结构要求,设计人员进行3D成型模拟,真正做到“即见,即所得”……个性化定制化服务风起云涌,广受市场青睐。

创新的轮子,一旦开动起来,便不可限量。随着服务型制造理念不断深化,一系列制造业生产方式变革加速演进。不久前,工业和信息化部等1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工业设计服务、定制化服务、供应链管理、共享制造、全生命周期管理等多个方面,强调推动服务型制造创新发展,涉及制造业各个环节的服务创新,涵盖跨环节、跨领域的综合集成服务。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如何尽快打破生产制造商和客户之间“看不见的壁垒”,是传统制造业能不能“过关”的必答题。

在一定层面来说,只有赋能新制造、催生新服务,充分利用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产业合作由加工制造向研发、设计、服务等环节拓展,加快制造业生产方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变革,才能解决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问题,使之焕发新的生机、闯出新的天地。

而从某种意义上看,服务型制造,正是一些制造业龙头企业的自觉转型。正如陕鼓集团负责同志所说:“前些年我们做过市场分析,发现每年上百台设备的产量是不可持续的,未来迟早会碰到‘天花板’。”既然增量难以突破,就从存量上想办法,直接服务于终端设备,开拓新的增长点。

更进一步分析,在价值链中,处于中间环节的生产附加值已相对较低,其附加值越来越多体现在设计和销售的两端。通过不断拓展服务半径、贴近服务主体、创新服务模式,持续增加服务要素在投入和产出中的比重,积极向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延伸,正在成为龙头企业重塑竞争优势的制胜密码。

特别是在抗疫期间,一些龙头企业在复工复产的过程中,已经展现了非常强劲的产业链“唤醒”能力。推动制造业集群向“制造+服务”转变,必将带动传统产业创新升级,迸发产业集群优化发展的巨大动力。当然,前景可期,并不意味着无尽坦途,一些发展瓶颈仍然存在。

作为分工更细化、协作更紧密的产业形态,“制造+服务”的创新竞争更为激烈,这是世界制造业发展的大势所趋。在政策层面,我们必须进一步破除制造业企业进入服务业领域的隐性壁垒,充分尊重企业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鼓励企业结合自身禀赋和竞争优势,探索服务型制造新形态,尽早实现制造与服务的全方位、宽领域、深层次融合。

发展服务型制造,不是一家企业“过独木桥”,而是“千军万马”齐上阵。用好系统论思维,既善于积势蓄势谋势,又善于识变求变应变,我们方能促进整个行业提质增效,更好助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本文来自“陕西日报